红豆茶叶新闻资讯网

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焦恩俊日本人为什么不恨美国人?

2020-11-28 09:55分类:茶树苗 阅读:

 

焦恩俊日本人为什么不恨美国人?

  转载 来源: 押沙龙 押沙龙yashl

  被人家的飞机炸得稀巴烂,被人家军事占领了好几年,但是最后却对人家感激涕零,说是“天降的礼物”,死心塌地地当人家的小伙伴,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了。

  现在的感激之心还是淡了点,当年感激到什么程度呢?占领军最高首领麦克阿瑟回国的时候,光在东京就有几十万民众给他送行,好多人一脸泪水。《每日新闻》上还有专门刊发了肉麻的自干五文章:“你看到窗外青青的小麦在风中颤动了吗?今年将会有个好收成。那是将军五年八个月辛劳的硕果,也是日本人民感恩的象征。”

  无数日本小朋友在“最崇拜的人”一栏里填写麦克阿瑟将军,还有好多日本女人给将军写信,主题就是“我想给你生个宝宝”。一个县12万人给麦克阿瑟送了一样礼物,恳请他继续留在日本。那是用八个月的时间绣成的麦克阿瑟像,每个人都在上面绣了一针。

  这事儿当然挺怪。是因为美国人太好,还是日本人太贱?实际情况当然比这要复杂,我最近看了几本书,现在粗略地把美国在占领日本期间的事情介绍一下,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一

  首先一个问题,美国兵在日本的表现怎么样?

  也好,也不好。这取决于你按什么标准说了。

  按照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准来看,美国兵有很多问题。他们瞧不起日本人,有时候会欺负日本平民,不少士兵会调戏妇女,严重的时候还有强奸案件发生。总体来说,美国军队在欧洲表现得比在日本好。就拿性这个问题来说,美国人在欧洲占领区也没少乱搞,但是强奸案很少,基本还是属于你情我愿的“把妹”的性质。比如在法国占领区,美军当局给士兵发了简单的法语对话手册,里面还有教人把妹的句子:“我虽然有太太,但是并不幸福,她不理解我……”

  但是在日本的标准看,美国兵简直是仁者无敌的和平之师、正义之师。

  因为日本兵在占领国太坏了。日本人当然会觉得自己被占领后也会落到同样下场。皇军搞了南京大屠杀,安知美国人不会来个东京大屠杀?很多日本人都相信美国占领军会大规模奸污日本妇女,还会阉割日本男人。还有传言说美军连日本小孩子都要强奸。有的地方连日本小朋友都和花姑娘一起逃进山洞。

  结果他们看到了美军来了以后,对老百姓一个不杀,基本不奸,还对小朋友顺手发放各种小食品,这下怎能不喜出望外?

  “乡亲们,快出来吧!皇军不杀人,不抢粮食!”

  日本乡亲们蜂拥而出,围观美军。比如,九州岛的美军基地前面的大桥总是挤满了日本老百姓。他们跟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打着手语比划,但是谁都看不懂对方的手势,双方只能呵呵傻笑。最后日本宪兵不得不出面把人群赶走。

  从山洞里出来的小朋友,很快都学会了几句话:

  高夫米巧客力多(给我巧克力)

  高夫米巧因加末(给我口香糖)………

  这说明两件事:1,日本小朋友确实不怕美军。2,几十年前,日本小朋友英语就很烂。

  二

  美军要登陆的时候,不光老百姓害怕,日本政府其实也害怕。他们马上想到了几十年后中国的一部电影,叫《金陵十三钗》。所以美军还没有登陆,日本政府就抢先设立慰安所,好保护广大良家妇女。

  这确实让美国人吃了一惊。

  美国确实发过一个通告,要求日本为美军准备一些基本设施,宿舍、营地啊什么的,还有俱乐部。美国当局说俱乐部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就是Club。美军在欧洲也设立了club,就是单纯的club。比如荷兰政府也组织过一些军民联谊活动,但是要求当地女孩子和美军在一起跳舞的时候,必须有其他成年人在旁边监督。无论哪个欧洲政府都没想到过要在club里面给美军塞满花姑娘。

  还是日本政府脑子灵活,看到club,马上想到了外国领导藏在这四个字母后的真实想法。

  他们大量招募花姑娘,在招募词声情并茂,责以大义,比张艺谋导演的角度高多了。他们还安慰这些女子:“我们断非向占领军献媚!我等只不过尽不可免之礼仪,并履行条约中我方之义务,为社会之安宁做出贡献。”

  看看,“不可免之礼仪”!

  美军登陆后发现这些塞满花姑娘的俱乐部,当真是又惊又喜,一头扎了进去。

  但是这些俱乐部只成立了几个月就被麦克阿瑟解散了。他本人倒不愿意解散,但是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在这些俱乐部里,性病太泛滥了。第二个就是美国本土人听说这件事后很气愤,美国没这个传统,美国女人更接受不了,最后连罗斯福遗孀都出来质问,俱乐部就这么撤销了。

  美国兵就只好流散到街头,拿着巧克力和口红,自己把妹去了。

  三

  当时很多日本男人对美国兵挺反感,但是日本女人对美国兵的口碑反而比较好。有个日本女作家就说:“我觉得他们有礼貌、很友好、无忧无虑而且十分开朗。跟过去住在我家附近的那些傲慢粗鲁的日本兵比起来,反差太明显了。”

  美国兵真像这个日本女作家说的这么好?

  可能也没有,其实历史学家大多认为,跟驻欧美军比,驻日美军素质偏差。这是因为麦克阿瑟害怕弄一群跟日本打过仗的老兵过来,会有一些仇恨情绪,所以挑的都是预备役士兵。这些士兵大多来自下层,其实是比较粗鲁一些的。

  只能说:看跟谁比了。有龟田小队长的衬托,麦克下士就算一身毛病也显得那么可爱。

  不要说龟田小队长,就算如果换上苏联的瓦西里大尉,恐怕日本人的日子就难过了。

  美国士兵表现的比较文明,跟美国文明程度较高有关,但也跟美国士兵富裕有关。在当时全世界人民的眼里,美国人都富得不像话,巧克力乱吃,可乐乱喝,拿着肉罐头不当粮食。要是美国人自己都吃不上饭,还会给日本小朋友口香糖吗?

  一个富足、安全,没饿过肚子、没见过屠杀、没有被上级随便打耳光、没有对领导喊过万岁的小伙子,往往就会和善一些,对待别人也会有些底线。

  所以说,日本人占了三个便宜:

  一,他们是被一群相对文明的人占领了

  二,他们是被一群财主占领了

  三,他们还没来得及奸淫烧杀这些财主,就被打败占领了

  此外,还有一个大便宜,就是这些占领者正好处于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时代。

  四

  二战刚结束那几年,是美国比较理想主义的时候,有点“洛基山天降伟人,出来拯救苍生”的感觉。等到冷战真正全面打响以后,这种理想主义就慢慢黯淡了。但在当时,日本真是碰上了那段美国理想主义的余晖。

  如果占领军换上英国人,他们可能也不太杀人放火,但是英国人绝不会试图“改造”日本,英国人会用一种最精明、最便宜的办法管理日本,利用而不是改造日本原来的统治结构。只要日本对自己无害,日本人是民主还是专制,有还还是没自由,是男尊女卑还是男女平等,他们一点也不会在乎。

  但是美国人却在乎,他们坚持要全面改造日本。

  他们坚持要让日本人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成立工会,要男女平等、父子平等、人人平等,要搞土地改革,要把一套民主政体送给日本,要日本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一句话,他们要把美国独立宣言、林肯哥底斯堡演说那一套东西完全挪到日本。

  而且这些美国改革家对日本的国情几乎都一窍不通。

  麦克阿瑟担任日本最高占领官的时候,从不和日本人密切来往,白天不视察,晚上不交际,下了班就回家看好莱坞电影。据说只有16个日本人曾经和他说过两次以上的话。

  他的手下也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他特意不要日本通,说日本通会有成见,反而影响他们公平看待事物。

  就这样的一群莽撞人,要给日本来个彻头彻尾的大变革,这怎能不让人担心?日本高官们纷纷劝说美国人,这样万万使不得。他们指出:日本有特殊国情,日本有独特历史,日本不能照搬西方,“一朵西方的玫瑰花移植到日本的土地上,却只会凋谢”。

  但是麦克阿瑟对这些话就一个态度:这都是放屁。

  五

  最后,他给了日本一部全新的宪法。

  本来,美国人没想替日本人制定宪法。他们想让日本政府自己弄一部。但是日本政府开始说不用改不用改,原来的就挺好的。后来实在拗不过,弄出一部新宪法草案,但是这部宪法相当保守。日本当然要民主,但应该是在天皇英明领导下的稳健民主,日本当然应该自由,但应该是在天皇英明领导下的合理自由。

  麦克阿瑟看完这个草案后,索性撇开日本政府,自己成立了一个宪法起草班子。24个美国人关起门来,用了6天时间起草出了一个新日本宪法。

  而且这个新宪法是英文的。

  麦克阿瑟把这份新宪法草案塞给日本政府:用!

  日本政府完全不知道这事儿,忽然从天而降一部英文宪法,当然大吃一惊。等政府高官了读了这部宪法,眼泪都要下来了:太反动了!太反动了!满纸无君无父的英国话!

  日本政府尝试讨价还价,像美国鬼子解释:你们这样的宪法会导致无序、混乱,我们跟你们一样热爱民主,热爱平等,但是我们的方法更高级。你们西方人做事情直接,我们日本人做事情比较迂回、比较策略,但是结果是一样一样的啊,这是多元文化呀……

  美国人那个时候还不盛行白左,没学会尊重多元文化,听完了只是干巴巴地回答说:48小时内你们不签字,我们就直接发布宪法。

  日本政府只好接收这个宪法,把它翻译成日文。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能,这份宪法翻译得稀烂。语句古怪,文字不通,就像是拿金山词霸翻译得似的。

  但是,就是文字这么稀烂的一份宪法,日本人用了七十年,现在还在 用。这份麦克阿瑟宪法在日本有极高的威望,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为日本的政治体制打下了最根本性的基础。

  而且日本人是怀着一份感激的心情在用。

  日本的漫画家加藤几年前还在画痛骂“米夷”的宣传画。在宣传画里,罗斯福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野兽,一把日本刺刀扎在罗斯福的屁股上,画的标题是:“彼奴等的死,就是世界和平的诞生日!”现在加藤摇身一变,开始赞扬美国“解放军”。

  他画的风格开始变成这样的:

  这可不是呼吁大家摆脱美国占领军的锁链,而是说美国人给日本人剪断了锁链!

  他把美国人带来的改变称为“天降的礼物”。

  六

  在历史上,美国对日本的占领可能是最受爱戴,也最成功的。

  这里当然有很多机缘的巧合。

  如果换成任何一支别的占领军,他们不会这么做。

  就算是同一支占领军,如果换成十年以后的冷战时代,美国很可能也不会这么做。

  而如果把日本换成别的国家,美国这么鲁莽的做法可能会酿成灾难。它能顺利实施根日本独特的国民性还是有点关系。

  但就是在这个奇特的时代,两个这么奇特的国家碰在一起,才会产生这么一段奇特的占领史。

  如果日本战胜了美国呢?如果美国被日本占领了呢?那恐怕真的就像《高堡奇人》里演的那样,把美国人踩在脚底下,像对待猪狗一样对待他们。“米国的花姑娘,皇军这里大大滴好!这里特朗普的家,嗷,正在修墙的干活,统统死啦死啦滴!”

  有人说,日本尊敬美国是因为被打怕了,它只尊敬能打败自己的人。当然可能有这个成分,但是这份尊敬跟美国的占领史可能关系更大。日本投降的时候,恐怕从来没有梦想过自己会迎来这样一支占领军。

  (一部分)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和别的地区的人有些不一样

  举个栗子,日本的全国高中足球联赛,被击败队伍的球迷在被采访最希望哪支队伍能在之后取得冠军时,很多都会选择击败他们的那支球队。

  而且蛮多会作为球迷给他们加油(如果方便的话)

  原因大多是类似,如果他们拿了冠军我们也和亚军没啥差这种意思。

  美国在许多日本人的眼里就像是击败了他们的那支球队。

  强者为尊,跟着大腿有肉吃,大概就是这种心态。

  某站某阿婆主在日本街头采访日本的年轻人对(日本)未来(发展)以及与外国关系的看法,很多人在被问到这个问题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阿美瑞卡)...

  Ps:以上只是就一个不大的样本而得出的一个不全面的理由,不能代表任何一个日本人都是这样,也不能代表整体....

  你猜有一天美帝衰弱到给日本入侵了,日本会不会比当年侵华时屠杀的还狠?

  美国人来了之后进行了土改,废除了财阀,特高课,制定了共和宪法,日本获得了原料产地和全球市场,日本人从穷鬼帝国主义成为世界第二发达国家。你说日本人为啥要恨美国人?

  应该不是情感上的恨,而是政体上的恨,侠客岛曾经说安倍桑是全亚洲最隐忍的男人,多少也表现了日本整体缺乏自主性。

  东京大学教授藤原归一所指出的那样,“这些人有很强的受害者意识”。正因为如此,有一些保守政治家公开质疑东京审判的正义性,批评原子弹和东京大空袭的非人道性。对于日本右翼势力来说,东京审判、美制宪法和《旧金山和约》把日本恢复成为“正常国家”的可能性给牢牢地限制住了。

  东京审判宣告了日本战争的非法性和非人道性,并通过审判战犯的形式确定战争责任的承担者,这是对战前和战中日本旧式民族主义的否定。和平宪法进一步明确了日本战后放弃交战权和发展进攻性武装力量的权利。《旧金山条约》则以日本承认东京审判、接受《波茨坦公告》、同意美国继续驻军、保留基地,来换取日本重返国际社会和国家独立。

  对于日本右翼来说,日美之间关键的历史问题不是原子弹袭击,也不是东京空袭,而是以上三个重要事件。

  对于东京审判,一方面安倍晋三在国会辩论时表示“这是胜利者判决的定罪”,而在2007年第一届安倍内阁的答辩书中则明确表示“接受东京审判的判决,没有异议”。

  谁能体会安倍桑心中的mmp?

  在战争责任问题上日本不是自己主动清算,而是美国主导的被动清算,日本自身对于战争责任采取了极端模糊的方式,结果造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即日本对外道歉不是聚焦在军国主义战争的发动者,而是以全体国民的名义,战争责任也就从个别军国主义者向全体国民悄悄地转移。

  这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甲级战犯和普通军士一同祭祀混淆了战争责任。而当中国、韩国高调批评日本右倾化的时候,日本民众就感到很委屈,他们认为“自己也是战争受害者,而且国家已经用我们的名义道歉很多次了”。

  就像日本战败,高层就南哥一个人自杀成功,大多数都逍遥法外,东条让退出去平众怒,常凯申还主张原谅日本,往往切腹自尽的反而是普通日本人。

  日本自民党政治家野田毅曾经尖锐地指出,日本没有很好地总结战争责任,1亿人总忏悔,不该道歉的人道歉,该道歉的却没有。美国人很清楚日本的战争责任清算是不彻底的,当年也是有意没有强力清算日本的战争责任,因为担心造成日本社会分裂和反美情绪。

  《旧金山和约》对于日本右翼来说意味着日本的独立,但是没有完成的独立。安倍晋三首次当选后的主要政治口号就是“脱离战后体制”。

  进一步来说,就是国家正常化,与美国的纵容有关,疯狗咬人的时候,可以是正常威猛的,疯狗拉回来的时候,主人就需要拔掉假牙了。

  其严重程度将超过中日、日韩之间情绪化和道德层面的交锋,是关系战后国际关系体系法律和政治基础的大问题。美国人当然清楚上述的危险,但是战后并没有采取彻底消除右翼势力的做法,而是采取了战略共存和控制的态度。一方面,这是冷战的需要,美国战略地利用了右翼政治家的管理能力,把他们牢牢地绑在日美同盟和利益共享的框架中,如甲级战犯岸信介在首相任期内成为强化日美同盟的关键推动者。

  中国方面认为,美国给日本松绑是为了对抗中国,纵容日本右倾化,并且不断警告美国对日本释放错误信号将来会引火烧身被迫卷入冲突,美国的做法不仅会引起地区动荡,而且最终会自食恶果。

  美国的绥靖没有换来日本的乖顺,日本拒绝环太平洋贸易协定,同朝鲜进行单独谈判,安倍晋三的助手们则在不同场合批评美国等。还有的则认为,美国被日本精心算计,日本正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摆脱美国的束缚,走向可怕的正常国家。中国方面的这些讨论虽然表述各有重点,但核心问题是一样的,即美国是否还能“管住”日本。

  已经不是恨不恨的问题了,焦恩俊摆在安倍内阁和右翼势力面前,最棘手的是国家正常化。以及美国对待日本能否继续让其服务于美国主导的亚洲体系。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乎意料地正式参拜了靖国神社,这是继2006年小泉首相最后一次参拜后,时隔七年现职首相正式参拜。

  中韩的严正交涉还要放在后面,实质上是日美关系的博弈。

  美国驻日本使馆在26日下午迅速就安倍参拜发表了新闻稿,明确表示对“日本领导人恶化与邻国紧张关系的行为表示失望”。我们几乎可以用“超乎寻常”来形容美国的表态。

  据报道,2013年7月拜登副总统在新加坡,12月初在东京都向安倍暗示了不要参拜的信号。美国国务卿和防长到东京参加“2+2”会议期间一同前往千鸟渊墓地,被广泛认为这是在向安倍暗示。

  安倍认为在历史问题上美国对自己有偏见,如果不参拜,等于默认了美国对其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标签。

  安倍晋三在第一任期内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发言就遭到过美国国会决议的谴责。

  安倍首相怀疑美国表面上同日本紧密一致,但背后却在同北京做战略交易,参拜似乎在暗示美国不要忽视日本自主行动的能力。

  就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上,日本政府让航空公司拒绝向中国提供飞行计划,美国却发新闻稿让美国航空公司遵守要求。

  神社问题最终的主要对立双方也是美日,而不是表面上看上去很热闹的中日或者韩日。

  美国人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靖国神社的性质,美国占领日本后一度有过一个绝密计划——炸毁靖国神社。

  最后屈服于最高利益级别,日本在冷战格局中的重要性。

  美国为了安全利益,在历史问题上特别是靖国神社问题上没有过多地计较,但这不等于说美国会无限度地容忍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修正主义倾向。

  在历史问题上美国几乎没有同情日本的声音。靖国神社问题到目前为止还处于中日、日韩之间外交争端的形式,但一旦上升到日美关系问题,本质的对立局面就会真正出现,这将会直接威胁到日美同盟关系并且分裂日本社会舆论,相信日美双方都不会允许事态恶化到那个程度。

  在历史问题和利益问题上,华盛顿仍然遵从于利益最大化上,不代表美国容忍日本正常化和对历史问题的无限修正。


焦恩俊日本人为什么不恨美国人?

郑重声明:喝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陈伟成专利授权号是什么?

下一篇:金大川显卡什么时候降价:挖矿热潮渐退去显卡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红豆茶叶新闻资讯网
返回顶部